RENGE

人生无望

【仿生忍者会梦见机械羊吗】

【仿生忍者会梦见机械羊吗】

 

 

 

 

(3)

 

 

雨下了一整夜。

油柏路被洗刷的干干净净,路面上的水洼到处都是,空气中的灰尘都似乎减少了。公交站牌迟迟没有熄灭的微弱的光,随着上面成股流下的雨水一并融化,像黄油一般搅成一团。远远看过去一切都像被笼罩在一层浓雾之中,模糊不清。尽管现在已经不早了,但乌云还是成片的流连在空中,随之而来的还有久未减小的雨。

当然,这种天气很适合睡觉。

于是都这个点了,在平时太阳早就升的老高了。阿力仍窝在床上,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对毛茸茸的耳朵,眼睛睁了又闭闭了又睁,就是不想起来。

 手机闹钟开始了今天早上的第三次吼叫,叫着今天一天的行程。

 床上的熊猫人一转头拽住枕头狠狠地捂住自己的头,蜷成一团往远离闹钟的床角蹭去。床单被蹭离了它原来的位置,变得皱皱巴巴。

 闹钟继续尖叫着,声音一波大过上一波,甚至盖过了窗外的雨声。

 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后,阿力终于快速蹭回手机旁,从被子里猛地抽出一只爪子,“啪”的按在手机上——尖叫声戛然而止。随即就是雨打在窗上的声音传进来。阿力一只手搭在床头柜上,大半个身子仍窝在被子里,头埋进枕头,以这种奇怪的姿势静止了几分钟。然后“腾”的撑起身子,抖下身上的被子,翻身下了床。

 简单的洗漱后,他一手揉着自己的头,试图把头上因为压太久而凌乱的毛压下去,一手拉开冰箱门找早餐。在他最后放弃那几撮毛后终于找到了满意的早餐。撕开麦片的包装袋哗啦啦的倒了一碗,又拿起牛奶盒用牛奶淹过麦片。然后顶着一头乱毛端着一碗麦片走进客厅,找到遥控器就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阿力一边伴着雨声嚼着麦片一边肃然寡味地看着电视上红制服的主持人叨着今天一天以及未来几天的天气。冬天下这么大的雨真少见。阿力心里吐槽着。今天所有的外出计划都只能取消了。天气讲完了就是时政播报了。一般都会先播个[模拟生命]的新动态,什么又发明了新芯片啊,新出了什么型号的仿生人之类的。阿力当然对此不感兴趣,他离开沙发准备去洗碗,顺便看看今天除了取消的外出的计划外还要干啥。

 电视发出一声尖利的警笛声,接着是那个经常在事故现场报道的人。他披着的黄色塑料雨衣滑稽的被风吹得不成样,满脸雨水,抓着话筒几乎是吼着,背景音非常嘈杂,他身后是一栋几乎全黑的居民楼。“……现在火势已经控制住了!如果不是这场大雨,恐怕火势会迅速蔓延到一整条街!”镜头晃了一下,转到那个遭殃的楼上,楼体变得残缺不齐,一片焦黑,仍能从几个窗口看到微弱的火光,楼前是烧掉的玻璃窗等一大堆掉下来的杂物。还有成群的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和一大堆制服人员。各色的灯光手电筒杂乱的闪着,一片混乱,人声嘈杂、“目前搜救行动进展的并不顺利!”电视上又转回那个人的特写,阿力停了下来等着他继续讲。“一层已经被水淹了!搜救队正在尝试从旁边爬上楼,希望能找到生还者!”尖利的嗓音夹着雨水尖利的播报坏消息。“因为其中有几位正在进行一场大官司的人,所以警方在联系多方调查起火原因。接下来还会为您持续报道!”

 阿力啧啧两声,关掉了电视,那滑稽的黄雨衣迅速变成一条细线后消失在电视上,取而代之的是黑屏。

 他转身走进厨房,打开水龙头,感慨着出门一里不如家里。杀人盗窃没少,放火又流行起来了?一股水流淌了出来,阿力掂起洗碗布,一边搓洗着一边抬起头看着贴在碗柜上的计划表。

列在首位的是……

 倒垃圾?!

 阿力瞪大眼睛,停下手中的动作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白底黑字写的清清楚楚的“倒垃圾”三个字。这个点垃圾车早就过了,要倒就只能去垃圾场里了。他扭头看向窗外,雨势没有丝毫要减小的趋势。

 不会吧……难道他要在这个鬼天气提着一大堆垃圾徒步走去垃圾场?!

 阿力难受的皱起五官,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几分钟后阿力套上厚厚的几层衣服后抓起雨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再提起垃圾袋,一手打开雨伞勇敢的走出门外。冷风夹杂着雨水扑面而来,冷得他一哆嗦。强忍住想要马上回到家里的念头,回头锁上门,阿力就一步一皱眉的往垃圾场走去。

 他快步走在空无一人的街上,时不时停下来抹一把脸上的雨水。造孽啊造孽,为什么要出来受这个苦。阿力苦着脸加快脚上的速度,以平时两倍的速度到了垃圾场。

 原本臭气熏天的垃圾场硬生生被雨压回了臭气,阿力抽了抽冻僵的鼻子,进入成堆的垃圾山,找着自己那一片区域的场地。甩手把垃圾袋扔进里面,阿力马上就想要快速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回到自己温暖的床上。

 一迈脚就踩在一片血红的水洼中,溅起一片红水。“啊!”阿力嫌弃的抬起脚,是什么颜料之类的吗??他揉揉鼻子,终于嗅到周围很“生硬”的血腥味。

 之所以讲“生硬”是因为这血腥是伪造出来的,调了一大堆化学用剂。作俑者当然就是[模拟生命],为了可笑的“类人”。一般人可能很难分辨出来,但阿力又不同于人类,所以这种气味对他来说就跟塑料米饭的味道差不多——相当假。

 阿力强忍着恶心绕着那一片区域的几座垃圾山转了几圈,在一片很乱的电线后找到的血的来源。

 一个仿生人半坐在地上,靠着一个废弃的烤箱,低着头,身上漏出的电“噼啪”作响,仍有“血水”不停地从他身上遍布的触目惊心的伤口处流下,有的深一点的伤口都能直接看见里面的机械结构,血水几乎汇聚成河。

 阿力蹲下去略带好奇的想看看他的脸,结果却发现被一个面具遮得密不透风。

尊贵的仿生人怎么沦落到与垃圾为家了?阿力站起身,脑子里一遍遍过着[模拟生命]所有的仿生人,但他并没有在记忆中搜索到长成这样的仿生人。

 失败品?阿力蹙起眉头,滋生了一种莫名的同情。

 他环顾四周,除了垃圾还是垃圾,根本没有这个仿生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线索。

 强烈的好奇心冲上心头,阿力决定带回家修好主机然后调记忆出来看一下。

 

 

 

-END-

【仿生忍者会梦见机械羊吗】

【仿生忍者会梦见机械羊吗】(2)

隼白老先生登场!


早晨五点,手机闹铃由小渐大的响起。隼白准时从床上起来。在床边稍坐一会,起身刷牙,洗脸。90℃的水泡一杯美式咖啡,捡起从门缝中塞进来的新报纸,坐在餐桌旁一手端着咖啡一边看着报纸的最新消息。一切的一切都毫无缺点,是每天早上隼白最标准的做法。然而这一切塞进狭小的出租屋,仍显出一种空壳感。

唯一使这个房间看起来有价值的就是各个地方塞满书的书架。各种有关法律、经济、哲学……乃至极限运动,应有尽有。

今天是工作日,但他今天另有安排,不打算去上班。

隼白眉头紧锁,盯着报纸上赫然的几个“仿生人意识觉醒!”的大字。大字下密密麻麻的小字写着在某个区发生了仿生人袭击主人的事情,现在仿生人已经被控制住,带回了警局。估计不会马上干掉他,隼白低头抿了一口咖啡,先审问后钓信息,永远是那一帮家伙的惯用手法。不会考虑那仿生人的生死,只是单纯的要拿到到自己想要的。

其实他们清楚的很仿生人为什么会意识觉醒——多半是因为受到主人非人的待遇。但他们绝对不会把责任推到自己人身上,然后再编一个“系统出错”之类的借口以来“安抚民众”。

隼白嗤笑了一声,放下空杯子和报纸。

他总是能从这帮[模拟生命]的人身上学到一大把贬义词。

自以为是、妄自菲薄、欲盖弥彰……

连上电脑,隼白戴好耳机,开始录制视频。“晚上有事,今天就不直播了,录制视频。”眼角忽然瞟到左下角的信息栏,名为“小黑”的用户显示对话:“队长今天晚上三三吗!”“今晚有事。”“好的!”对方很快的回话,接着头像就灰了下来,估计是去上班了。

 这小黑,可以说是手滑加上的,正打算清掉的时候,对方一个1v1过来,瞬间就引起了他的兴趣。结果当然是小黑惨败,翻开他面板一看,完完全全的新人没跑了。这倒让他留下了小黑,觉得还挺就好玩。没事带他几盘三三,教教他技巧之类的。组队多了,小黑就自然而然的喊他“队长”了。

 进步很快,隼白想。说不定哪天就有资格进自己家族了。

这都是题外话了。

 隼白录好视频就转头开始准备自己晚上要用的东西。

 小黑接到信息后就立刻下了线,挤上地铁。想起隼白加他的原因还一阵尴尬。看到列表里忽然出现的隼白,他当场就跳了起来嗷嗷狂叫,拽住阿力一阵激动失智发问“我该说啥,我该做啥。”阿力一愣一愣的,带着好大一团疑惑说先搞个三三吧。结果小黑手一抖,眼一花,干干脆脆的点了1v1.,发现的时候想退出队伍结果隼白迅速的进来并且准备了。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毫无悬念的惨败,丢人之余对方却回了个“不错。”小黑愣住。

 阿力敢发誓那天小黑的神情就像是发了疯的绵羊横冲直撞,仿佛看见了当年在竹叶寨被小椒追杀时的那只。他差点拖着他冲向医院。

 目前来看隼白并不知道小黑只是手滑,就像他手滑加了小黑一样,一开始以为是个和他实力差不多的来找他切磋,后来就只觉得这家伙勇气可嘉。

缘,妙不可言。

小黑到了公司后,刚坐下就看到琳扑面而来,“啪”的两手撑在他桌子上,激动地说:“小黑你知道吗!!你昨天被砸这事有问题!!”震得桌面上的花一抖一抖的。“啊?”小黑赶紧伸手扶住摇摇欲坠的花盆,同时单音节发问。他实在不想回忆昨天被从天而降的隔板打到的滋味。“那隔板是资源室的!”琳压低声音,“可我是在大厅被砸到的?”“问题就在这。那块掉下来砸到你的隔板并不属于大厅的,是资源室的。我昨天就看那板子不太对劲,今天拿着去资源室对照了一下,果然在结构上很像。”她从自己桌子上抽出一沓纸,上面是几块隔板的结构解剖。【模拟生命】用的隔板现在大多是经过改良的,所用资金和牢固性都是与普通隔板有天壤之别的。

 “右边的是昨天砸到你的那块,左边是现在资源室的。”琳指着纸上两个图。确实十分相似,但是右边的牢固性等明显比左边的差很多。也就是说,昨天砸到自己的那块是资源室的没错,不过是很久之前老版本的资源室隔板。小黑脑里一个个陈列出自己记过的所有【模拟生命】的建筑材料。“啊,这个是!”他瞪大眼睛。

 “是【模拟生命】刚建立第二版的建筑材料!”

 小黑和琳异口同声的说出口。接着就是小黑一脸复杂,等着琳继续讲下去,毕竟知道这板子是什么时候的对知道它为什么会忽然出现没有很大的帮助。“然后我查了一下,发现那个时候正好是‘那次事件’发生的时候。”琳顿了一下,声音压得更低了,“也就是我姐姐出事的那一年。”小黑沉默,这件事一直是琳的心结,看到她这样他很难过。琳调整了一下心情。“先不管这个。也就是说,有人把大厅里的一块隔板换成了第二版的资源室隔板。”

 “没有人会闲得无聊去换,而且是在那么高的位置。”小黑终于理出了一点头绪,接过话头。“而且那地方连着通风口,所以……”他有点不敢相信,“有人进过【模拟生命】而且进过了通风口!”说完小黑就被自己的猜测吓到了。

 “很不可思议吧?我也不信。”琳皱了皱眉头,“而且那个闯入者对这里很熟悉,没有任何一个摄像头拍到他——他非常清楚摄像头的死角都在哪。”“那他进入【模拟生命】想干什么?”小黑紧张的问。他很害怕【模拟生命】会出什么岔子,并且是在自己刚刚找到归属感的时候。“目前看来他什么也没做。”琳摸了摸下巴,“也不知道他顺着通风口去了哪。”“我们该怎么办?”小黑继续问,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进【模拟生命】的人肯定不一般,更何况现在还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琳想了想,“我们安个摄像头在门口那里,找个隐蔽的地方,通风口也安一个。要那种低配的,一般高级仪器都检测不到。”“行。”小黑点点头,“那拍到是谁了然后呢?”“当然是赶紧报告给上级然后实施抓捕啊。”“好吧。”小黑起身要出去买摄像头。“对了!”琳拉住他,一脸严肃,“这件事千万别跟任何人说。”“好的。”

 窗外的天忽然暗了下来,阿力伸了个懒腰,抬眼看了看“要下雨了。”

 要下暴雨了。

 

 

——Tbc——

 

 

想看苍牙吗!好的!等着吧!

占tag致歉。
问一下哪位兄弟有之前人物角色投票时候每个人物的简介什么的截屏。
可恶我竟然没有截……
如果有的话麻烦给我一下……最好是能凑齐主角组……谢谢啦

100!!!
来点文点图都可以!!评论区带设子我都画!!
咳,画画限粉丝

哎嘿,是伊尔达寻和幽莲家的私设。
这两位是我忍三里超喜欢的太太,其实我在bcy最早关注的就是幽莲(前几天才发现),然后入忍三就是为了伊尔达寻哈哈哈哈哈,别人拉我“哎我给你推荐个太太!!她画忍三同人超厉害!!”然后就蹦进坑了hhhhh。
还有个超喜欢的太太叫某黄制药厂,这里拼命打广告!!!!!咿呜呜呜呜呜呜呜咿!!
混了这么久终于决定画了!!
hhhhh因为画的不好就不艾特啦。
我爱你们!!!!
(可恶怪害羞的)

【仿生忍者会梦到机械羊吗】

【仿生忍者会梦到机械羊吗】(1)


 

tag避雷


 

2039的大街上,依旧人来人往。

小黑伸手拽住围巾的一角,往上提了提,遮住半张脸,迎面的寒风刮的他脸疼。他往公司快速走去,想着公司舒服的暖气。

走的太匆忙,一不小心撞到一旁的清洁工,清洁工拿着扫帚的手停了下来,小黑连忙慌张回头鞠躬道歉,“对不起啊!”

那人并未理他,转头继续清扫地面。

并不是那清洁工有多冷漠,一个仿生人哪来的除固定程序以外多余的话。

唉,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满街的工人都属于仿生人了。小黑有些懊恼,愣了一会又继续赶向公司。

2039年,人类社会高度发达,拥有高度智能的机器人已经自然地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各个角落。

[模拟生命]仿生人一上市,社会反响极大,有喜有哀。喜的是许多人类在恶劣环境下无法执行的任务,比如深度潜水做工,火山内检测等事情都将可以交给仿生人;仿生人不需要食物,世界食粮供给压力减小;劳动力不足的问题解决。哀的是社会失业率迅速突破25%,流浪街头的人越来越多。因为简单的流水线工作、矿区作业、清洁、工地搬运货物、会计等机械的工作都可以被仿生人代替。而且仿生人没有

“累”“困”的感觉,可以一整天高效率工作,这样一来,原本在那些岗位上的人就都下岗了。

失业率的高数字给社会带来的是救济金的出现。政府给失业的人定点发放救济金免于他们非意外的死亡。

但失业率仍在持续增长。媒体称这将是“人类社会上有史以来的最大变革”,谁知道未来会不会发展成仿生人全覆盖,人类又将何去何从。

不过这都是以后再去考虑的事了。

小黑心里清楚的很,要实现仿生人全覆盖,无论怎样都是不可能的,暂且不用说零件等仿生人必备品如何供应,光是政府那帮搞政治的人就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不然他们所追求的“权威”就将不复存在。

坐在办公桌前,小黑搓了搓手,翻开图纸开始一天的设计工作。

他属于[模拟生命]的新一晋机械设计部员工。刚上线就被推进正式员工,免去了实习的部分。

这当然和他天赋异禀的实力分不开,但小黑一直觉得是因为巧合,他一直声称是自己运气好。并对其他前辈充满崇拜。其实他可能比那些前辈还要厉害,而他自己浑然不知。

他进公司没几个月,就提出仿生人能源供给的新方式,并着手设计,对比以前可以减少30%的资源浪费,现在已经投入实验中。

前途无量。这是所有老员工对这个新人的评价。

而且那总监不知道为什么对他格外上心,所以综合来讲,小黑在这个失业率极高的世界有一份适合自己而且做的很好的工作。

业余时间,他也会打打游戏。从几周前瞄到公交站牌上硕大的几个“忍者必须死”以后,他就跳进了这个游戏的坑。

小时候从不接触此类网游的他,就像首次吃到甜头的小孩,一时无法自拔。

尤其是他发现自己的邻居是“竹叶寨”这个榜二家族的副族时,激动的像当时知道自己被[模拟生命]选中一样。从此过上了白天是公司的好员工,晚上是忍者必须死玩家的日子。

另提一句,小黑是一个名为“隼白”的用户的狂热粉。每次直播必看,并且拉上阿力“哇啊”的叫着在手机前乱跳。

这隼白,是榜首家族族长,也是官方认定的游戏玩家,大家都默认为全服第一。在小黑心里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每每阿力看他那一脸癫狂的样子受不了的时候就会忽然发问“我和隼白谁厉害”,然后小黑就毫不犹豫的吼一声“隼白!!”接着阿力就可以借此狠狠地胖揍他一顿。

其实阿力也绝对是个狠角色。年纪轻轻的打得一手好游戏,凭借电竞事业而免于领政府的救济金。他一向不喜欢依靠别人过日子,这也是他搬到这个城市,远离家人的原因。

小黑知道阿力非常不愿意继承家产后,随口问了一句阿力的家产多少,听他报了个十位数,惊的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

这难道就是所谓思想境界高到无视巨额的人吗!

他瞬间就觉得阿力忽然浑身放出类似教堂中圣母玛利亚发出的光辉。

阿力一开始知道自己的新邻居是[模拟生命]的员工时其实并不高兴。他对[模拟生命]的做法非常不赞同,尽管自己喜欢机械,但他无法面对那些看起来和真正的人一样却只按照固定程序生活的存在。但他又不能去砸了那公司,所以就只能宅在家里,眼不见心不烦。

作为非人类的熊猫人,他完全可以不用为这个社会服务,但念于对人类的好感,他就出来这个社会了。结果碰上这种事,说不郁闷是不可能的。

但邻居搬来后才发现,这家伙挺有礼貌,而且是搞机械设计的。再一看,哟,都是玩忍者必须死的,同道中人啊。

于是阿力就先伸出友谊之手,把他请到家里,搞了一桌子拿手菜。整日以辣味饭团填胃的小黑瞬间被拐走,然后他再亮出自己竹叶寨副族的身份。

然后就在小黑放光的眼睛中结为兄弟。

小黑会跟着阿力去他自己在车库搞的一个机械间,两个人摆弄着各种奇怪的道具,聊着哪种电池耐用,哪种铝合金外壳坚固,时不时来一场由哪家公司的螺丝更好用这种类似的话题的辩论赛。

生活过得不错,也挺安稳。

天黑下来了,小黑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今天不算顺,送图纸的路上头顶一块挡风板忽然掉了下来,正中他的头。

小黑揉了揉头上的一个肿起来的大包。

这不太可能,公司的建筑质量一般都很好,要不然出意外的话损失随随便便就是上万的事。

但也不可能有除了质量差点以外的其他理由可以解释为什么板会忽然掉下来。

小黑报给质量检测部以后就忘了这事,尽管琳还在抱怨小黑老是对自己的身体不上心。

嘴里嚼着阿力做的菜,阿力好奇的问,“你这头怎么搞的?”“挡风板掉了,正好砸到了我。”“真的假的?你们公司还会出这种差错?”阿力咋舌,“是啊,我也觉得不可能,但也就这一个解释的通。”小黑眼睛紧紧盯着屏幕上隼白的上一期直播,“力哥你看你看!!!动作真的超级干净啊!!”“好好吃饭!”

——Tbc——